酒款
米其林晚宴指定酒款推荐

《醇鉴》专访:拉菲与木桐的差异

Thursday, December 13, 2012 11:01:38 AM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15187
摘要: 拉菲和木桐同属罗斯柴尔德家族,两个酒庄葡萄园挨得近,但酒风却截然不同。此次专访最大的特点是同时对话两位庄主,这对于透析拉菲现象有所帮助。

拉菲古堡木桐酒庄都是波尔多的一级名庄,它们同属于拉菲罗斯柴尔德男爵集团。这两个酒庄到底有什么共同之处呢?它们之间又有什么差异呢?红酒世界网特将著名葡萄酒杂志《醇鉴》(Decanter)对于拉菲古堡木桐酒庄两位庄主的专访编译整理,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权威的解读。此次专访最大的特点是同时对话两位酒庄庄主,而非独立进行。或许这段采访对于我们透析拉菲现象有所帮助。

《醇鉴》专访:拉菲与木桐的差异

《醇鉴》专访:拉菲与木桐的差异

以下是编译内容:

在本人斯蒂芬·布鲁克(Stephen Brook)的策划下,拉菲古堡和木桐酒庄的两位庄主终于齐聚一堂,接受《醇鉴》的专访,此次采访将揭秘两个酒庄的共同之处和差异所在。

接受采访时,菲利萍·罗斯柴尔德和埃力克·罗斯柴尔德正安然地围坐在三脚桌边上,置身于一顶巨大的帐篷里面,这里正是木桐酒庄葡萄采摘工人吃午饭的地方。菲利萍拿起一张餐巾纸,随手写上“Happy Birsdé”,递给了埃力克·罗斯柴尔德。

菲利萍:“埃力克今天68岁了!看,我们用法语给你写了张贺卡!”

埃力克:“准确地说是梅多克方言。”

菲利萍:“那是梅多克方言。我感觉我们今天要接受的这个专访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或许我们两个人不应该同时接受专访。”

接着,我们转移到一个安静的客厅里面,我想如果这两个酒庄之间即使私底下真的存在任何敌对,但至少到了这里,这种表现总该不会太明显。在过去,两个酒庄之间的关系非常冷淡,交往甚少,这主要是因为拉菲古堡的庄主当初竟然反对木桐酒庄晋升为一级酒庄之列。还好,这场斗争在三十多年前结束了。

尽管两位庄主来自家族的不同分支,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十分亲密,但是两位庄主还是以堂姐弟相称。拉菲古堡和木桐酒庄虽然挨得很近,但是两个酒庄的经营模式却有着天壤之别。

埃力克目前还保留着他在巴黎银行家的工作,同时还兼管其家族在波尔多的其他酒庄(如杜哈米隆古堡、乐王吉古堡和莱斯古堡),甚至是在朗格多克、智利和阿根廷的酒庄。菲利萍是木桐酒庄、克拉米伦酒庄和达麦酒庄的唯一主人,同时她也要同时兼顾美国纳帕谷的作品一号酒庄(Opus One)和智利的活灵魂酒庄(Almaviva),木桐嘉棣(Mouton Cadet)的事务就更不在话下了。

我开始问他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菲利萍:“你的问题让我又恐惧又想笑!”

斯蒂芬:“为什么?”

菲利萍:“因为那是在很久之前了,当初我大概只有20岁。埃力克实际上比我小几岁,我第一次见他是在他受诫礼的时候。他非常有幽默细胞,我们通常也有共同的笑点。埃力克和我有种一拍即合的感觉,我们很喜欢一起去剧院。埃力克的妹妹贝阿提斯(Béatrice)后来成为了最亲密的朋友之一。当然,当时的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将来会管理现在的酒庄。”

斯蒂芬:“你们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掌管各自的酒庄呢?”

埃力克:“我是从1975年左右开始接管拉菲古堡。”

菲利萍:“而我是从80年代开始。”

埃力克:“当我还仅仅只有十几岁的时候,周末或是放假的时候,我都会经常到拉菲古堡里面去,因此我同菲利萍的父亲菲利普男爵(Baron Philippe)相互之间的了解非常深刻。要提到的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就是,跟我在一起时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菲利普男爵因此经常邀请我们一大群人到木桐酒庄共进晚餐。吃饭时菲利普男爵左右都有女孩子陪伴,他非常喜欢那种感觉,而我就因此经常取笑他,说他是一个非常非常善待别人的商人。他不喜欢我那样形容他,那时他就会郑重其事地强调说,胡闹,他是一位诗人,也是艺术家!”

菲利萍:“对于我来说,木桐酒庄就像是我从巴黎归来的静居之所,一开始时,它在我们生命中扮演的角色仅仅是我们两个人的度假胜地。”

斯蒂芬:“那您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要开始掌管木桐酒庄的呢?”

埃力克:“当时在我们家族中真的没有人愿意去接管拉菲古堡。而我的假日经常是在拉菲古堡里面度过的,酒庄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真的爱上了拉菲古堡!”

菲利萍:“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所以如果我想要掌管木桐酒庄和其他酒庄的话,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同埃力克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当他开始掌管拉菲古堡后,我们之间的友谊又多了一层,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了。我们经常在一起交流,一起谈论问题,一起争论,实际上,我们的友谊已经超越了拉菲古堡和木桐酒庄的界限和关系。”

埃力克:“当然,两个酒庄之间最大的差别就在于菲利萍是所掌管酒庄的唯一主人,而我仅仅只是家族六位拥有拉菲古堡和其他酒庄的成员中的一位。很快我就发现经营拉菲古堡还给我带来一个附加的福利,我把这种福利称作临时男爵,因为有很多的社会组织有时候需要一位男爵去同贵宾见面或是让来访的国家领导更加自在一点,而我经常就被邀请去充当这样的角色!”

斯蒂芬:“那你们曾经一起工作过吗?”

埃力克:“工作过,但是仅仅负责拉菲集团一级酒庄推广工作中的一部分。”

菲利萍:“然而我并不赞同由我们一起进行罗斯柴尔德家族酒庄的推广工作,当然这并不是我们不能一起工作的原因,而是因为我们都需要各自用心地耕耘和推广我们自己所掌管的酒庄。”

埃力克:“我们两个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对波尔多葡萄酒保持着崇高的敬意!我们对葡萄酒的世界非常熟悉,虽然我们在很多不同的国家都有酒庄,但是我们仍然感觉波尔多是我们最大的财富!”

斯蒂芬:“那么您是否乐意参与到酿酒过程的各个细节中去呢?譬如葡萄酒的调配。”

埃力克:“调配葡萄酒的过程让我感到身心愉悦!我最享受的一个时刻就是当我们都坐下来调配葡萄酒,我同意坐在我身边的酿酒专家的意见,但是我仍然是民意的代表。我并不是不可或缺的,但是我仍然非常乐意参与到这个过程中去。我也非常乐意让酒庄的酿酒师放手去做,尝试各种不同的方法,即使其中的一部分方法对于酿造拉菲葡萄酒毫无裨益……”

菲利萍:“你说完了吧?”

埃力克笑了笑,示意让菲利萍继续说。

菲利萍:“我从来都不会干预或是参与到酿酒过程中。对于年轻的葡萄酒来说,我觉得艰涩难以入口。我最感兴趣的是在商业关系方面。我的酿酒师知道,对于葡萄酒酿造我不能做出什么贡献,但是他们知道我需要一款优雅的葡萄酒。我认为埃力克应该对自己的团队有信心,不要拘束他们的行为和创造!”

埃力克:“如果您一生之中都在喝拉菲葡萄酒的话——其实仅仅只需要六个月的时间我就爱上了拉菲葡萄酒——您会在潜移默化中理解葡萄酒的风格。我们在决定最后的调配方案时,并没有事先了解葡萄园地块面积的大小,所以有时候我们会更加倾向于生产仅占总产量三分之一的葡萄酒,而不是产量占总产量二分之一的葡萄酒。我觉得这并不会造成任何影响,因为最好的葡萄酒总会脱颖而出!”

斯蒂芬:“你们对自己的葡萄酒应该是怎么样的有没有抱着共同的期望呢?”

菲利萍:“我们两个人都只关注葡萄酒的顶级品质,这是第一位的,其次才是产量。”

埃力克:“我不喜欢那些口感强劲而又甜如果酱的葡萄酒!”

菲利萍:“是的,我们不允许酿造这样的葡萄酒。对于木桐酒庄来说,优雅的口感是最为重要的,而不是酿造一些雷人的葡萄酒!”

埃力克:“我想说的是,拉菲葡萄酒是最不容易让人喝醉的。”

菲利萍:“但木桐不是这样,喝木桐葡萄酒一般都是不醉不休的。”

埃力克:“是的,当然这应该分场合。作为一位银行家,我组织过很多次商务午餐,但是我从来都不会在那样的场合提供顶级葡萄酒。”

菲利萍:“哦,我同意。如果我们所提供的顶级葡萄酒仅仅是被别人当成白开水喝的话,而且喝酒的人心思也完全没有放在葡萄酒上,心不在焉的,那会让我疯掉的!当我们在品尝顶级葡萄酒的时候,我们必须全心全意地把心思放在葡萄酒上。尽管如此,我并不同意说只有行家才可以品尝顶级葡萄酒,这种观点简直太荒谬了!从剩下的葡萄酒瓶中我就可以判断出,哪一瓶葡萄酒是最受欢迎的,最能够给人带来愉悦享受的,最好的证明就是一个空瓶子!”

斯蒂芬:“那么拉菲葡萄酒和木桐葡萄酒到底有什么区别呢?”

菲利萍:“虽然两个酒庄的葡萄园挨得很近,但是葡萄酒的风味实际上却是不同的。”

埃力克:“我肯定希望是这样的,但是实际上在葡萄酒盲品会上很可能会把拉菲葡萄酒和木桐葡萄酒混淆。尽管如此,实际上两款葡萄酒比它们的主人更具独特个性,拉菲在风格上更加传统和经典,木桐则显得更有高傲自信,更加华丽迷人。”

菲利萍:“我不敢苟同。有人说拉菲葡萄酒的风味都是紫罗兰,而木桐则都是黑醋栗,这种说法实际上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年份的不同也会出现不同的结果,所以归根结底这些笼统的论断并不能代表什么。当您手持一杯葡萄酒时,您才有权利进行评论和探讨。毕竟拉菲葡萄酒和木桐葡萄酒都是非常经典和优雅的,无论是从深度、广度还是层次上都是非常惊人的。”

斯蒂芬:“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将您的葡萄酒事业扩张至其他地区呢?譬如同美国加州的作品一号合作,还有智利的巴斯克(Los Vascos)酒庄。”

菲利萍:“刚开始这个奇妙的想法仅仅只是作为一种乐趣,后来这种乐趣就发展壮大成正儿八经的商业活动。我的父亲非常赞赏在加州的酒庄合资活动。非常特别的是,我们所酿造的葡萄酒仅仅只有作品一号,不会有作品二号!加州人在酿造葡萄酒方面是非常有能力的,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在葡萄园方面贡献出一点微薄之力。加州葡萄酒教父鲍勃·蒙大维(Bob Mondavi)实际上意识到了风土的重要性,也确保了作品一号葡萄酒所采用的葡萄部分来自蒙大维的顶级葡萄园。”

埃力克:“我们在1983年收购了莱斯古堡(Rieussec),因为我们看重了该酒庄葡萄酒的优雅之美。同样地,我们在1990年收购了波美侯的乐王吉古堡。”

斯蒂芬:“当您开始将目光转向新世界葡萄酒时,特别是当您投资作品一号时,您的波尔多同行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吗?”

菲利萍:“他们非常非常地惊慌,因为他们认为,我们会将波尔多葡萄酒的酿造工艺这个机密泄露给加州人。实际上,作品一号并不是我们刚刚开始所使用的名字。当时我父亲很激动地给鲍勃·蒙大维打电话说他想到了合作酒庄的名字,叫做双子座(Gemini)。但是鲍勃大吼一声后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的这种举动让我父亲迷惑不解,后来鲍勃才解释说,双子座(Gemini)是美国旧金山臭名昭著的同性恋酒吧。”

斯蒂芬:“埃力克先生,您是酒庄历史的守护者,同时也是酒庄未来的指路人,您是怎么样来平衡这两个角色的呢?”

埃力克:“实际上这两种角色是分不开的。我们肯定要考虑酒庄未来的发展问题,就像我们从事私人银行业一样,只有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将财富积累下来。这实际上跟经营酒庄是一个道理,只有经过20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可以测试我们所种的葡萄树的品质,然后又要经过20多年的时间我们才可以评估所产的葡萄酒是好是坏,再接下来我还要花20年的时间来窖藏拉菲葡萄酒,直到我满意为止,我非常希望拉菲的后来者能跟我具有同样的精力和韧性。”

菲利萍:“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是不一样的,我感觉到我们行将就木,我们的子女们在我们离世后对于酒庄可以选择不同的处理方式,而那个时候我们也没有办法控制,我想我们对于自己的能力和责任都应该更加谦逊一点。我是这里的唯一主人,所以我自身的这种感觉是非常强烈的。我需要带领我的团队走一条睿智而人性化的道路,在我们品尝先辈所酿造的葡萄酒时,我感觉到自己的谦卑,先辈们的灵魂仍然活着,他们仍然在谈论着这块土地,他们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埃力克:“我同这里的工人一样分享着拉菲古堡的喜怒哀乐,他们的好几代人都是在拉菲古堡度过的,而我的家族已经将拉菲古堡传承至第五代传人了。”

斯蒂芬:“曾经波尔多的庄主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酒庄里面度过的,很多都不会直接参与到贸易活动中去,更别说直接同消费者见面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改变了,实际上是不是这样的?”

埃力克:“是的,以为人们对于葡萄酒的理解已经改变了。葡萄酒已经不单单是宴会上的一种饮料,它已经成为了一种身份的象征,可能这也是为什么人们那么热衷于同葡萄酒的酿造者见面。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庄主们也开始忙于推销自己的酒庄。在三十年前,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

菲利萍:“实际上,有很多品质优异的葡萄酒,但是人们并不知道它们的存在。”

埃力克:“竞争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让我们不断地去酿造出更加优异的葡萄酒。但是光光酿造葡萄酒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销售葡萄酒,我们需要将葡萄酒呈送到消费者的面前,回答他们的各种疑问。在过去,仅仅只有那么可怜的一排品酒师在那里品尝我们的葡萄酒,但是现在,品鉴会上的场面,我感觉像是一位影视巨星被一大群漂亮的女孩子包围。”

菲利萍:“我想说的是……”

埃力克:“请别打断我。我想说的一个重点就是,今天有很多人被种类繁杂的葡萄酒和瞒天过海的酒评家所迷惑,而这种情况在过去是不会发生的。”

菲利萍:“我可以说了吗?”

埃力克微微笑了笑,有种溺爱和揶揄的感觉在里面。

菲利萍:“葡萄酒的世界现在已经急剧膨胀,在40年前,美国开始酿造优质葡萄酒。而现在,印度、俄罗斯和中国也开始酿造优质葡萄酒。当然,这种膨胀对于价格也存在影响。我们的产量有限制,是无法提高的。但是让我深受感动的是波尔多产区的葡萄酒成为了世界葡萄酒的宠儿。”

到这里似乎是采访结束的最佳时机了,尽管他们两个人都没有表现出不耐烦或是以看手表给暗示。如果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成员在上一代中有过任何摩擦的话,那也都已经过去了。我猜想这对堂姐弟都彼此尊重,他们以不同的方式从事不同的商业活动,但是很显然地,他们有着共同的信仰——孜孜不倦地尽其所能为世人酿造出最好的葡萄酒。

版权说明:凡本站注明“红酒世界”、“红酒世界网”、“红酒世界原创”、“红酒世界网原创”、“红酒世界独家”或“红酒世界网独家”的作品,转载请注明稿件来源:“红酒世界网(www.wine-world.com)”。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   
电话:+86 755 2690 1406   邮箱:wine@wine-world.com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知名酒庄      拉菲酒庄      木桐酒庄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