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会员体系-送酒柜

WSET葡萄酒培训师的奋斗(一)

Tuesday, September 03, 2013 9:34:45 AM    李晨光
点击次数:11338
摘要: 在曼城图书馆我看的第一本书是Jancis Robinson's Wine Course 《杰西丝•罗宾逊葡萄酒课程》,从此我踏上葡萄酒学习的旅程。

那一年,2004年;那一年,我启程英国;那一年,注定我将成为WSET的铁杆粉。

  2004年10月10日,刚刚过完生日的我踏上了去英国的飞机。第一个周末,我就初次邂逅了葡萄酒——爽口易饮的白葡萄酒。从未接触过葡萄酒的我的第一感觉是:“嗯,酸酸甜甜,挺好喝的,而且不贵!”

  在英国,超市卖出的葡萄酒份额占据了市场的70%,超市大部分葡萄酒的价格在10英镑以内,也就是说,大部分英国人日常消费的葡萄酒是在人民币150以内(按当时汇率算)。我所处的城市是曼彻斯特,每个周末我就是逛超市,欣赏各种各样的葡萄酒。Vin de pays,table wine,Chablis,Bordeaux,blue nun,port。。。看的眼花缭乱,累了,就挑几瓶名字好听或是酒标、包装好看的,回家尝试,就这样,我开始了与葡萄酒的接触。

WSET葡萄酒培训师的奋斗(一)

作为英联邦成员国,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在英国非常受欢迎,尤其是Jacob’s Creek杰卡斯这个品牌,对于中国消费者应该也是不陌生的(图片来源:Jacob’s Creek)

与国内大多数消费者不同,我喝葡萄酒是从白葡萄酒开始的。红葡萄酒与我而言,又酸又涩,而白葡萄酒酸酸甜甜,比较容易接受。刚开始的时候,也是了犯各种各样的错误,许多简单常识都不了解。比如,不知道葡萄酒要放到酒柜里储存,不知道白葡萄酒要冰镇了喝,喝酒用的是水杯,酒标也看不明白。有一次买了瓶很贵的标有Sauternes(苏玳)的白葡萄酒,本来以为是干型的,但回到家里一试,甜腻的像蜂蜜水,喝了一口就没敢再继续。在我学WSET 2的时候才知道,原来酒标上印着有Sauternes的酒是世界上最甜的酒之一。

  这个时候,因为接触酒也就两个月,我还只是一个懵懂的普通消费者,葡萄酒的多样性给我这种不懂酒的消费者带来不少压力,酒标读不懂,挑酒买酒时没有多少信心,纯粹靠包装、瓶型这些外部的东西来判断,价格也倾向于选择一些相对便宜的酒(比如6英镑以内)。

  接触酒大半年左右,我发现,我比较喜欢酒瓶上标着Sauvignon blanc(长相思)或是Chardonnay(霞多丽)的酒,因为它们比较甜美;我很讨厌一种叫Chablis的酒,酸的要命;不太接受红葡萄酒,无论Bordeaux(波尔多)还是Bourgogne(勃艮地),都是涩的要命,酸不溜丢,难以下咽。而且,我惊异的发现:我买的便宜的酒往往比贵的酒好喝。

  多年以后,我把这个阶段的我定义为:好奇的普通消费者。虽然因为工作、朋友关系,我时不时会尝到10-20英镑的葡萄酒,比如Chablis 1er Cru。但我自己还是只敢买10英镑以内的葡萄酒,买酒还是限于在超市。不过在预算内,我是敢于尝试的,有时挑酒时,也会把正标、背标认真看一遍,多多少少对这瓶酒有所理解:比如Chablis要冰镇到12度左右喝啦,Sauternes(苏玳)可以配蓝纹芝士,Bordeaux可以配羊排等等。

WSET葡萄酒培训师的奋斗(一)

Bordeaux波尔多无疑是中国目前最火热的葡萄酒关键词,对于很多消费者来讲,波尔多就是红酒,红酒就是波尔多;而Bourgogne勃艮地却是葡萄酒人最想去探寻的神秘之地,那弯弯的艺术字体,那让人满怀敬畏的宗教历史(图片来源:Louis Latour)

我是一个喜欢问为什么的人,带着越来越多的疑问,有空就去图书馆借书看。在曼城图书馆我看的第一本书是Jancis Robinson's Wine Course 《杰西丝•罗宾逊葡萄酒课程》,从此我踏上葡萄酒学习的旅程。

有了书的帮助,很快,我就知道Chardonnay(霞多丽)是葡萄品种,Chablis(夏布利)是法国的一个知名葡萄酒产区,但也是由Chardonnay葡萄酿造的。来自温暖产的澳洲的Chardonnay甜美圆润,令人亲近;而来自凉爽的Chablis的Chardonnay则拥有犀利的酸,冷峻凛冽,足以让初次接触葡萄酒的消费者避而远之;世界上最贵的酒有Romanee Conti,有拍卖价10万英镑的Chateau Lafite 1798,有一种阳刚的葡萄叫Cabernet Sauvignon,有一种娇柔的葡萄叫Pinot Noir。

  而且,随着对曼城这个城市认知的扩展,我发现了超市以外卖酒的各种各样的葡萄酒卖场。最先发现的是一个专门卖葡萄酒的连锁店品牌,叫Oddbins。小小的店里摆设很简单,基本就是酒架+酒,没有什么其它多余的空间,每周五有免费的葡萄酒品尝,我也买到了好多书上介绍过但超市里很少能买到的珍稀品种或产区:Gewurztraminer,Riesling,Alsace,Napa。酒的平均价格也比超市里的贵,甚至有几十、上百镑的葡萄酒。在selfridges我初次见到“宏伟”的葡萄酒卖场,考究的陈列,尊贵的波尔多列级名庄、奢华的Cristal(水晶香槟),艺术感的Belle Epoque(巴黎之花之美丽时光),每看到一个书上介绍过的名字,我都无比兴奋;每拿起一瓶美酒,我都如获至宝,贪婪的看着酒标上的每一个细节。就这样,我对葡萄酒品牌的认知迅速扩展。

这一段时间下来,我慢慢总结出了自己对葡萄酒的一些理解:相对于白葡萄酒简单直接的果香,红葡萄酒更复杂,更加难懂。还有一些东西我隐隐约约知道,却无法表达,比如,有一种常见的智利红葡萄酒,香气挺不错,但喝起来总是软趴趴的,没有劲,总觉得缺一些什么。直到几年以后,我才明白,它缺少的东西叫做结构感(lack of structure)。

  但我自己最大的变化是:在我翻过两三本葡萄酒书,自学到一些理论后,开始有了“奢侈”的冲动:越来越倾向于买价格10镑以上的葡萄酒去尝试!内心想要深入了解葡萄酒更多。看来知识真的就力量,我有了要去破解葡萄酒重重密码的信心!

  至此,我开始了从普通消费者到爱好者的第一步转变。这时我接触葡萄酒1年多了。而接下来,WSET(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将开启我葡萄酒之旅的新篇章!

本文标签: 葡萄酒      WSET      英国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PLUS会员专区
拍酒标查红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