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双十二满减专场

《醇鉴》专栏作家安德鲁•杰弗德:挖掘戈壁沙漠背后的秘密

Thursday, October 31, 2013 9:17:45 AM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4213
摘要: 《醇鉴》专栏作家安德鲁•杰弗德最近参观了中国的宁夏葡萄酒产区。本文是他根据其所见所闻而写,发表了一些对于这片位于戈壁沙漠上的葡萄酒产区以及中国葡萄酒的前景的一个个人看法。

宁夏是中国著名的葡萄酒产区,现在正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在这里,10年以上树龄的葡萄树就可称为老藤;在这里,目前注册的酒庄已有110家,其中50家正在建设之中,而正式投产的仅10家左右;在这里,葡萄酒分级体系的建立已提上议程。

《醇鉴》专栏作家安德鲁•杰弗德:挖掘戈壁沙漠背后的秘密

赤霞珠葡萄;图片来源:Julius Khn-Institut

宁夏目前拥有34,000公顷葡萄园,并在接下来的10年中,这一数据预计将翻一番,立志将其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有机葡萄酒产地。而紧邻宁夏的内蒙古乌海市也有着同样的宏图大志。

  《中国日报》曾引述了当地一位酒商的话说:“这里的所有条件都有利于葡萄的生长,葡萄的品质也达到了人们的期望。”而一位正在忙着建立一系列意大利、法国、南非风格酒庄的酒商则自信满满地说:“我已经将中国的膨化食品销往世界的各个角落,我就不信我不能将宁夏的葡萄酒也销往世界。”然而,当我与中国著名的酿酒顾问李德美先生交流关于宁夏葡萄酒的现实潜力时,李先生没有从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只是告诉我:“现在说这些还为时尚早,因为你不可能从一个2岁的小孩就来判断其成年以后的状况,而宁夏现在就处在这样一个幼儿阶段。”事实上,李德美先生是对的。

  在宁夏或乌海,挑战无处不在。这里不像我以前参观过的任何葡萄酒产区,不过与阿根廷的门多萨(Mendoza)倒是有几分相似之处。不过,这里最大的挑战还是来自于葡萄园。许多葡萄园看上去很年轻,但却是破败不堪。

  这里的葡萄树大多种植在深深的沙土上,而这些沙土有机质很少;这些土壤的PH值非常高,有些地方甚至都超过9,显强碱性;灌溉体系也是最原始的漫灌法。保乐力加在贺兰山(Helan Mountain)就有自己的葡萄园,其葡萄园经理布莱特•理查德森(Brett Richardson)对这些状况说的再明白不过了,他说:“我们的葡萄园建立在戈壁沙漠之上,土地被整平后灌溉然后才种植葡萄。”这里的海拔高达1200米,属于严酷的大陆性气候,而且这里的冬季温度可能降至零下25摄氏度,因此这里的葡萄都不得不进行培土,以便度过严酷的冬季。气候的影响是巨大的,以致于这里的葡萄树平均树龄都在15年以下,过着这个年龄,葡萄树树干就会开裂直至枯萎死亡。

  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是这里葡萄园里种植面积最广泛的,当然其他品种也颇为常见,比如蛇龙珠(Cabernet Gernischt)等。扇叶病毒和红色花斑病毒是最猖獗的疾病,龙蛇珠就很容易感染。在这里, “龙抬头”(Dragon’s Head)是最流行的修枝方式。就像理查德森说的,季节变化才是最大的挑战,随着10月中旬的第一次霜降,这里一夜之间就从夏季进入了冬季,而在这个时间点上,赤霞珠、龙蛇珠以及品丽珠等葡萄还尚未达到完全成熟。

  尽管困难重重,但还是有一些可喜的成绩。这里出产的最好的红葡萄酒拥有着极致的质感和深度,丹宁也令人满意,风味恰到好处,酒精含量也适当,还有相当地陈年潜力。陈年的葡萄酒风味浓郁,但也不乏新鲜。

  尽管说严酷的大陆性气候的确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但是与中国东部地区夏季多雨的状况相比,这里的条件要好多了。在正常年份里,葡萄生长期的气候都是不错的,因此,大多数葡萄酒都能达到完美的成熟,而且还不用担心真菌感染。阿根廷籍葡萄种植专家Edy del Popolo在参观完宁夏大部分产区后如是说。另外,这里的不同地区还存在不同的温差,因此非常有利于葡萄的生长。

  只要解除了葡萄园中的这些威胁,再辅以多年来积累的种植经验,宁夏和乌海这些戈壁沙漠中的葡萄园就很可能产出令世界惊叹的葡萄酒。

  目前,在宁夏和乌海地区已经有众多的先行者,比如巴克斯酒庄、汉森酒庄、贺兰晴雪酒庄、Lanny Chateau、类人首、银色高地和岩石等。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   
电话:+86 755 2690 1406   邮箱:wine@wine-world.com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中国葡萄酒      醇鉴      葡萄酒市场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