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Plus 付费会员

对话顶级酒庄女酿酒师——卡罗琳•弗雷

Friday, July 12, 2013 2:06:22 PM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9072
摘要: 卡罗琳•弗雷(Caroline Frey)是梅多克三级酒庄——拉拉贡酒庄(Chateau La Lagune)的酿酒师。本文通过展示某媒体记者与卡罗琳的采访对话,来了解这位女酿酒师的别样世界。

卡罗琳•弗雷(Caroline Frey)从2004年开始,就一直担任家族产业——位于上梅多克(Haut-Medoc)的拉拉贡酒庄(Chateau La Lagune)的酿酒师职务。培育卡罗琳的弗雷家族还同时拥有罗讷河谷(Rhone Valley)的嘉伯乐酒庄(Domaine Paul Jaboulet),以及沙龙帝皇香槟(Champagne Billecart-Salmon)45%的股份。以下是某记者与卡罗琳的采访对话。(黑色加粗字体为记者问题,非加粗部分为卡罗琳•弗雷的回答部分)

对话顶级酒庄女酿酒师——卡罗琳•弗雷

图片来源:Chateau Lalagune

你是波尔多人吗?

  不是。我出生在香槟中心区的兰斯山产区(Montagne de Reims)。我来到波尔多是2000年的事。那时,我父亲刚买下拉拉贡酒庄,而我需要在波尔多大学学习酿酒专业。

  到了2006年,家里又买下了嘉伯乐酒庄。所以现在,我经常奔波于两个酒庄之间。我每个月大概有三周时间在罗讷河谷,另外一周则在拉拉贡酒庄度过。

  你算的上为葡萄酒而生吗?

  某种程度上是这样的。我就出生在葡萄园中,所以一定会与葡萄酒有关系的。我父亲让•雅克•弗雷(Jean-Jacques Frey)对葡萄酒,尤其是梅多克葡萄酒有着巨大的热情。我爷爷的酒窖里也只有梅多克的葡萄酒。当我还是个小女孩时,我父亲就买下了他在香槟产区的第一座葡萄园。所以可以说,我就是在葡萄采摘,葡萄酒陈酿再调配这样年复一年的“葡萄酒节奏”中长大的。

  如果没有葡萄酒,你会在从事什么行业呢?

  你问得很好。我曾十分钟情于马术,那是我从小最有热情的兴趣爱好。但是,从22至23岁开始,我就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投入在了葡萄酒上。从那时候起,葡萄酒就变成了我最有激情的事业,并且占用的了我几乎全部的时间、精力和思想。所以如果我不从事葡萄酒行业,我真的不知道会做别的什么事。

  那么这就是拉拉贡酒庄内挂了很多马的照片的原因咯?

  是的。这都是我人生第一阶段的纪念照片。我们在嘉伯乐酒庄养了一个马队,让他们从事翻新土壤的劳动。这些园地由于位于陡峭的梯田上,所以必须用马匹翻耕。至于在拉拉贡,部分葡萄园也需要马来翻耕。所以我虽然不再骑马了,但它们从未远离过我。

  如果某一刻照了下镜子,你会看到怎样的自己?

  我现在皱纹越来越多,已经越来越少照镜子了,因为我实在不愿看到自己逐渐衰老的容貌。认真地讲,我真的微不足道。我关心更多的是成瓶的葡萄酒和随时变化的葡萄园。我自己在葡萄酒的整个生产过程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在你酿制葡萄酒的生涯中,谁对你的影响最大,为什么?

  这个不用想,就是丹尼斯•迪布迪厄(Denis Dubourdieu)。从我进入这个行业以来,他就一直影响着我对葡萄酒的学习和了解。他是我大学时的教授之一,我也非常荣幸能够在他的瑞隆酒庄完成实习任务。我完成学业后,还获得了瑞隆酒庄2003年份的主掌权,这为我准备2004年份的拉拉贡酒庄干红葡萄酒(Chateau La Lagune, Haut-Medoc, France)起到了重要作用。丹尼斯和我曾共事过,到现在也仍然是我的顾问,所以他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你觉得你的事业到目前为止,最骄人的成绩是什么?

  我希望自己还有“最”骄人的成绩,它会出现在以后。

  那你事业生涯的最低谷是什么呢?

  我最糟糕的记忆是罗讷河谷一次艰难的采收。2008年,特安埃米塔日(Tain Hermitage)经历了一场非常严重的暴风雨。就在一个晚上,滂沱大雨从天倾泄,使我们原本定于九月初的采摘计划彻底摧毁了。之后,我们决定不酿制正牌酒,这当然包括嘉伯乐教堂园干红葡萄酒(Paul Jaboulet Aine La Chapelle, Hermitage, France)。仅仅一夜之间,一年全部的努力都白费了,所以这算得上我事业的低谷吧。

2013年春天的天气也很糟糕,有哪些法国葡萄园没有受到这种影响呢?

  我觉得全法国的葡萄园都受到了2013年坏天气的影响。武弗雷(Vouvray)遭受了严重的冰灾,我们也面临着极坏的条件——明显的气候影响。目前,我们还没遇到冰雹,但雨水和低温天气可不是件好事。我们还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本年份的葡萄酒,我能说的只是一切会变得更好。

  目前不景气的经济是否对你的家族企业造成过困难呢?

  弗雷家族目前还没有遭受实际的损失,但我们已经发现了市场正在变化。新格局的市场正在形成,消费者已经开始变得节俭谨慎了。但我们十分幸运拥有非常好的产区,波尔多当然仍是伟大葡萄酒的代名词。罗讷河谷非常不错,拥有像埃米塔日(Hermitage)、罗第丘(Cote Rotie)和教皇新堡(Chateauneuf-du-Pape)这样的著名产区。

  我认为经济困难的一个直接结果就是劣质葡萄酒已经没有生存空间了。如果你想继续在这个行业中生存,就必须没有商量地酿制出最完美的葡萄酒。所以,经济困难是在催使我们酿制出质量更佳的葡萄酒。

  我听说你在小教堂酒庄(La Chapelle)也实施了一项工程?

  我们只是翻修了一下房顶。小教堂是极具历史意义的建筑物,我们十分注重保留原貌,所以只翻新一下屋顶,并期望恢复它最原始的风貌。(编者补充:1919年,嘉伯乐酒庄买下小教堂酒庄,其顶级红葡萄酒小教堂嘉伯乐已经被收列为全世界最出众的红葡萄酒之列。)

  这项工程花了多长时间?

  其实没有花太长时间,因为只是个小屋顶。我们大约花了一周时间吧,比起修缮波尔多城堡的屋顶,这个时间真得不算什么。

  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什么能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总得来说,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来源于对最高品质的追求。法国拥有非常了不起的文化传统——葡萄酒,时尚,美食,艺术,还有其他工艺。我认为对于一个“完美”的世界来说,一切都需要受到追求卓越与完美的强烈愿望的驱使,才能捍卫我们的遗产。

(来源:Wine-Searcher,作者: Panos Kakaviatos,原文链接:http://www.wine-searcher.com/m/2013/07/q-and-caroline-frey-chateau-la-lagune-bordeaux)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电话:+86 755 8656 0409   邮箱:wine@wine-world.com
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拉拉贡酒庄      梅多克三级酒庄      卡罗琳•弗雷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PLUS会员专区
学红酒,下载红酒世界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