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机场店每日品鉴

葡萄酒的美洲成长记

The History of Wine in the Land of America
Friday, December 05, 2014 10:37:06 AM    郭明浩
点击次数:6173
摘要: “哥伦布大交换”使全世界的资源开始重新配置,酿酒葡萄也随之发生了最重要的历史迁徙,酿酒葡萄,成为了世界上栽培最广泛的水果,没有之一。葡萄和葡萄酒在世界上这种量变和质变,不得不提的就是美洲。
ABSTRACT: This article is about the history of wine in the land of America.

美洲大陆的发现,再次让欧洲的穷鬼们热血沸腾了,西班牙和葡萄牙平分了天下,“哥伦布大交换”使全世界的资源开始重新配置,酿酒葡萄也随之发生了最重要的历史迁徙,酿酒葡萄,成为了世界上栽培最广泛的水果,没有之一。葡萄和葡萄酒在世界上这种量变和质变,不得不提的就是美洲。

  1. 连葡萄都被改了名字

  十字军东征也好,大航海时代的殖民也罢,不变的是一直以上帝为名进行的侵略和欺诈,连葡萄的名字都躺着中枪。被西班牙人带到美洲的葡萄,被赋予了一个宗教意味浓重的名字——传教士葡萄(Mission),修道士们建起了一座座修道院,葡萄园可说是标配。“Mission”也有任务和使命之意,即使抢占了道德的高地,龌龊的行为也不会变得崇高。葡萄酒被声称是为弥撒之用,但传教士们倡导理性饮酒,那么丁点儿的用量,从西班牙老家进口一点不就够了嘛。实际上,世俗的需求远远大于宗教,大费周章种葡萄的原因再简单不过——西班牙人要喝酒啊。

葡萄酒的美洲成长记

进口酒当然可以,不过坑爹的是,很多时候船还没靠岸,葡萄酒已经坏了。再者,只依赖进口,成本太高。新大陆发现以后,旧世界的物种资源开始配置到新大陆,传教士葡萄跟随传教士的脚步,走遍了美洲大陆。

  2. 走四方,路迢迢水长长

  在南美洲,葡萄的迁徙轨迹从北向南——从哥伦比亚、秘鲁到玻利维亚、巴拉圭,然后再来到智利,最后越过安第斯山脉来到阿根廷。

  在北美洲,葡萄的迁徙路线则是相反——葡萄是一路向北,但是东西有别。美国东部这边,从佛罗里达州向北,来到卡罗来纳、弗吉尼亚;西海岸这边,从德克萨斯州到亚利桑那州,再到墨西哥的下加州,最晚来到今天全球闻名的加州。

这一路上,印第安土著还刀耕火种呢,烟卷抽得挺带劲儿,但压根不会酿酒,本土野生的葡萄没发挥啥作用。欧洲种葡萄在美洲走遍了四方,纵然在有些地方水土不 服,经过了几若干年的适应,如今不但在美洲顽强地生存下来,与传统生产国分庭抗礼。再后来,欧洲的根瘤蚜大爆发,靠着野生美洲种葡萄的根,挽救了欧洲的葡 萄酒产业。

  3. 墨西哥:惨不忍睹

  也许你会诧异,新世界的第一个葡萄酒厂是在墨西哥。距今已有400多年的Parras de la Fuente酒厂,是在菲利普二世授权下于1597年创建的,是殖民时代的见证,墨西哥的葡萄酒还曾卖到加州的纳帕谷和南美洲的一些地方。

电影《云中漫步》中,来自大西洋的雾气萦绕葡萄园中,这样的经典场景令人影响深刻,漂亮的女主角的家族是墨西哥后裔——加州原本就是墨西哥的,美墨战争使墨西哥国力一落千丈,紧邻大西洋的加州也落入了美国人手里。

  墨西哥湾处在加勒比海,是殖民者最早到达的地域之一。西班牙海盗打败了阿兹台克帝国后,便开始了对南美洲的统治。墨西哥,这个遍地龙舌兰酒的国度,今天并没有葡萄酒的声望。墨西哥的气候不太适合葡萄,西班牙人在这里也没什么积极性,再者,墨西哥人不想折腾这事,因为进口葡萄酒很容易,而且又便宜。

  墨西哥人喝哪里的葡萄酒?不是西班牙,而是墨西哥的邻居——秘鲁。

  4. 秘鲁:一半是白银,一半是葡萄酒

  葡萄从墨西哥向南迁徙,没几年便来到了秘鲁,葡萄在这里如鱼得水,除了自然条件好,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银子。

  秘鲁的首都利马是白银的集散地,同淘金热如出一辙,卖水的、卖镐头铁锹的、做牛仔裤的一个个都变土豪了。当年的秘鲁,就是这样,经贸活动一路高歌,随着白银帝国兴起的,也包括葡萄酒。

  秘鲁夹在赤道和南回归线中间,根本不在所谓的葡萄酒纬度范围内,却找到了适合葡萄栽培的海岸平原。西班牙海上运过来的酒,到岸后没变醋也差不多了,而且价格又贵,算了,还是喝本地货吧。秘鲁本土葡萄酒火了,西班牙人眼看这个发财机会白白便宜了别人,就使了坏心眼。1595年,西班牙的腓力二世出台法令,禁止秘鲁再扩建葡萄园,也不允许出口葡萄酒,年轻的葡萄酒产业便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5. 智利、阿根廷、乌拉圭:南美三剑客

  葡萄随着殖民者的脚步继续往南走,之后来到了玻利维亚,但在这几个国家没发展起来,玻利维亚最近几十年逐渐恢复,高海拔的葡萄园是这里的一大特色。

  南美双雄在葡萄酒的领域也是不可忽视的力量。1540年代,葡萄到达了智利。过了十几年,才跨过了安第斯山脉,来到了阿根廷。

  智利是个瘦长条,境内最宽的地方也才100多公里,可以说,所有的产区都靠着海,贸易实在是太方便了,不出口都说不过去,所以智利的葡萄酒市场是海外为主。阿根廷的葡萄酒也是异军突起,在法国被当作二等公民的马尔贝克,在这里获得了新生。阿根廷人除了卖牛肉,又多了一个选择。三剑客中还有个乌拉圭,葡萄酒的规模虽然不大,但质量不差且有特色,这里的丹娜(Tannat)让人印象深刻,西班牙的殖民地,把宗教信仰、饮酒习惯都带到了这里。

即将到来的2015年,智利葡萄酒在中国施行零关税,习大大对阿根廷的出访也释放了利好的经济信号,南美双雄在中国市场的表现,是可以预见的持续攀高。

  6. 巴西:不爱葡萄爱甘蔗

  上帝眷顾巴西,甘蔗、咖啡、橡胶,种啥长啥,矿产、石油,要啥有啥。如果拼资源,无非就要地大、物博,这两样巴西都有了。

  葡萄牙人占领巴西后,漂洋过海带来了甘蔗,靠卖糖发了大财,那时的欧洲人除了捅个马蜂窝搞点儿蜂蜜,就没见过其他甜的东西。葡萄被带入巴西后却没太高的积极性,葡萄酒在巴西一直不温不火。现在的巴西,葡萄酒不够喝怎么办呢,幸好有南面的一个兄弟乌拉圭,那里的葡萄酒很多是卖给了巴西人。葡萄牙人在加纳利群岛、马德拉岛都能把葡萄酒发展起来,可见巴西人干活儿多没长性,种葡萄得一年四季忙碌,能少干点就少干点,不然哪有时间去踢球、泡妞呢?

  7. 美国和加拿大:不走寻常路

  18世纪刚一开头,英葡的联合对西班牙是一记重锤——《梅休因条约》的签订使得西班牙的葡萄酒贸易严重缩水。西班牙人原来是靠抢劫发财的,自身工商业并不怎么样,贸易白银黄金的同时,顺着捎带上葡萄酒。1700年这时候,西班牙的智障国王卡洛斯二世驾崩了,这哥们是近亲结婚的产物,压根不能生孩子,于是便打起了“西班牙王室继承战”,西班牙找了个法国人继承王位,哈布斯堡王朝直接变波旁王朝了。法兰西和西班牙站在了一起,英国便开始排挤西班牙的贸易,于是,葡萄牙捡了个现成便宜,葡萄酒获得了英国人的关税优惠,由此大发展,西班牙那叫一个郁闷。

  葡萄牙、西班牙,荷兰人的时代结束了,英国人之后又掀起了工业革命,大英帝国成为了新的日不落。英国人在重商主义的影响下,大力发展贸易,但也没停止殖民扩张。英西海战、英荷战争等一场场的胜利,奠定了英国对外扩张的野心,大航海时代留下的地盘全部被英国人接手了,比如澳大利亚、新西兰,尤为重要的是,英国人殖民了北美。

北美的两个大国,葡萄酒各有千秋,加拿大手握两朵奇葩,一是冰酒,二是起泡酒。而葡萄酒的美国梦,从欧洲葡萄到达美洲的那一刻就开始了,前前后后折腾了300多年,直到最近的这三四十年才算扬眉吐气,这个过程,活脱脱就是美国的发展史。

本文标签: 葡萄酒历史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