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款
米其林晚宴指定酒款推荐

柏图斯:“酒王”之所以为酒王

Why Petrus Can be Called the King
Tuesday, July 11, 2017 9:56:07 AM    红酒世界网
点击次数:17157
摘要: 在波尔多,倘若说到“酒王”,虽然争论不断,但人们还是不约而同地想到右岸的柏图斯酒庄。在这个没有分级制度的波美侯产区里,柏图斯问鼎酒王宝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ABSTRACT: When talking about the King in Bordeaux, yet debating constantly, people cannot help thinking about Petrus, a Right Bank Chateau. However, there are always good reasons why Petrus can be called the King in Pomerol, a small appellation without any classification.

初见柏图斯酒庄(Petrus)的人或许会感觉到惊讶,这种讶异来自于酒庄建筑的初印象:酒庄两层楼高的建筑上印有金色的“Petrus”字体,全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身份,没有玩“低调”、“神秘”的套路;而且主建筑的风格和左岸威严的城堡也迥然不同,完全就是路边一家简单、干净的农家小舍,静静地守护着葡萄园。但就是在这样淳朴的地方,诞生了波尔多(Bordeaux)葡萄酒的传奇。

“酒王”的传奇:猜到结局,却看不透开头

  不过这家传奇酒庄故事的开头却出乎意料的平凡。虽然英国权威葡萄酒大师安东尼·汉森(Anthony Hanson MW)曾经将柏图斯的佳酿视为“葡萄酒投资王者”,并解释:“无论在牛市还是熊市,柏图斯年均回报率为14%。”但在19世纪晚期,柏图斯的排名还在老色丹酒庄(Vieux Chateau Certan)之后,并与卓龙酒庄(Chateau Trotanoy)齐名。

  随后,柏图斯便开始了长达近一个世纪的问鼎征程。1878年时,柏图斯在巴黎世博会上的初亮相一鸣惊人,随即身价跻身二级庄(Second Growth)的行列。然而,1855分级在法国市场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柏斯图想要在列级庄(Grand Cru Classe)中脱颖而出实属困难。于是柏图斯决定另辟蹊径,先从海外市场当中积累名气。这一决策让柏图斯从上个世纪实现了弯道超车:1947年,柏图斯成为了伊丽莎白公主(Princess Elizabeth)和菲利普王子(Prince Philip)的婚宴酒,并于1953年再次出现在伊丽莎白女王的加冕典礼上。60年代时,美国前任总统就毫不掩饰地表示自己对柏斯图葡萄酒的喜爱,这使得柏图斯在美国声名大噪,并成为上流社会的一种象征。

1982年的柏图斯葡萄酒又把酒庄推向了另一个高度。美国权威酒评家罗伯特·帕克(Robert Parker)在2000年品鉴82年的柏图斯红葡萄酒时,称这是自己品鉴过最伟大的葡萄酒之一。至此柏图斯的身价再次提高,市场价开始略高于一级庄(First Growth),并迅速带动了波美侯(Pomerol)其他名庄的价格,如拉弗尔酒庄(Chateau Lafleur)和里鹏酒庄(Le Pin)。或许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民间开始将“酒王”的美名加冕在柏图斯酒庄身上。

  “酒王”的幕后推手:让-皮埃尔·莫意克(Jean-Pierre Moueix)和鲁巴夫人(Madame Loubat)

  据称,古罗马时期柏图斯庄主的名字为圣·彼得(St.Peter),彼得的希腊文为”Petros“,故酒标和酒庄名由此而来。虽然柏图斯一直辗转于许多王公贵族之手,但只有两个关键的人物对柏图斯摘取“酒王”桂冠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第一位是当时右岸最好餐厅的拥有者——鲁巴夫人。鲁巴家族在右岸的势力不容小觑,除了拥有顶级餐厅和酒店外,鲁巴家族还涉足波尔多葡萄酒贸易,拥有两家波美侯的小酒庄。二战后,鲁巴夫人买下了柏图斯的所有股份,并将柏图斯的葡萄酒与自家的酒店、餐厅生意结合在一起,进一步推广柏图斯的葡萄酒。

柏图斯:“酒王”之所以为酒王

图片来源:www.moueix.com

上个世纪40年代,鲁巴夫人和现今右岸最大的酒商集团莫意克家族集团(JP Moueix,或称Estabissement Jean-Pierre Moueix)合作,并由莫意克家族负责酒庄的生产和分销工作。莫意克家族集团是右岸地区最有影响力的酒商,它一手将右岸的佳酿推向世界,而且也正是集团主席让-皮埃尔·莫意克的决策让柏图斯先在海外打开市场。如今,莫意克家族旗下还将好些右岸名庄收入囊中,如柏图斯之花酒庄(Chateau La Fleur-Petrus)和卓龙酒庄。或许是出于对莫意克家族的信任,鲁巴夫人将柏图斯的部分股份遗赠给让-皮埃尔·莫意克,好让莫意克家族继续运营酒庄。60年代时,莫意克家族收购了柏图斯的其他股份,正式成为柏图斯酒庄的新主人。也是在莫意克家族的带领之下,柏图斯的葡萄酒成为酒评家满分名单上的座上宾:帕克团队(Robert Parker Point)给柏图斯酒庄的1989、1990、2000、2009、2010和2015年份的葡萄酒都给予了满分;詹姆斯·萨克林(James Suckling)在品鉴过后,给柏图斯葡萄酒1998、2010、2015以及2016年的酒款打出了100分的评价。

  “酒王”的品质:梅洛(Merlot)的经典表达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柏图斯背后有强大背景支撑,但如果说到梅洛的极致表达,柏图斯显然可以充分诠释这个定义。都说黑皮诺(Pinot Noir)是餐酒搭配的“万金油”,可梅洛的香气和柔软度让其在应对各种珍馐佳肴时从不失手,而且比黑皮诺更易栽培。柏图斯葡萄园里的梅洛则更加强调一份细腻感和层次感。柏图斯酒庄位于波美侯地区的高原上,其11.5公顷的葡萄园内是深达6米的黏土土层。这种土壤培育出的梅洛的单宁含量更高,而且质感丝滑,为口中的酒体提供骨架感,这一点对于梅洛的口感而言极为重要,由于梅洛本身的特点在于圆润、柔顺,倘若没有结构感的支撑,酒款则仿佛失去灵魂,稍显无趣。但柏图斯的梅洛完全没有这样的短板,其酒体柔软的同时还能感受到单宁带来的立体感,十分令人惊艳。

用电影《霸王别姬》的话说,拥有此等优秀先天条件的柏图斯或许是“老天赏口饭吃”,但酿酒团队对于葡萄酒品质的要求苛刻得令人咋舌。除了采用高比例的法国新橡木桶、陈酿时间稍比左岸葡萄酒更长之外,柏图斯在酿酒葡萄上做出了惊人的决策:不使用差年份的葡萄、不酿造副牌酒。如果细心追踪过柏图斯近年的酒款,会发现柏图斯没有1991年份的葡萄酒,这仅仅是因为柏图斯云淡风轻的一句该年的葡萄“不够好”而放弃酿造1991年的酒款。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酒庄大可以用这年的葡萄酿造副牌酒。然而为了保持酒款风格的一致性和整体性,柏图斯宁可放弃使用1991年的酿酒葡萄。

说到一致性和整体性,柏图斯酿酒师也好似巧合般地体现这一点。让·克劳德·柏图(Jean Claude Berrouet)自1964年(恰逢莫意克家族全盘收购柏图斯的股份)起担任柏图斯的酿酒工作。在让·克劳德·柏图的带领下,美国的《奥克兰论坛报》(The Oakland Tribune)称柏图斯“可以说是世界上最令人敬畏、最昂贵的葡萄酒之一。”2008年,让·克劳德·柏图的儿子奥利弗·柏图(Olivier Berrouet)接手父亲的工作,成为柏图斯的新任酿酒师。此前奥利弗曾在同样是赫赫有名的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工作,但是他从未真正见过柏图斯酒瓶的真面目,更别提喝过柏图斯的葡萄酒了。不过,一旦投入到柏图斯的工作当中,奥利弗立刻进入状态。在父亲的协助和监督下,奥利弗顺利完成了柏图斯的酿酒工作;也是在儿子的建议下,让·克劳德·柏图接受了现代酿酒设备。父子俩有时也在早餐讨论种植的哲学和酿酒的工作,这种父子之间经验的顺利传承也保证了柏图斯葡萄酒风格的稳定性。

  相比起2009年(奥利弗接手的第一年),在2016年期酒品鉴期的某个采访中,奥利弗显然更加从容,并已经能够独当一面。当主持人在介绍到“我们知道2016年春天非常湿,随后非常热······”时,奥利弗及时打断:“不,不是热,是非常干。这年的气温非常平均,但是非常干。”随后在介绍葡萄的采收状况时,他对葡萄成熟度、新鲜度、单宁含量的把握所展现的精准感,令人对这座名庄更有信心。相信柏图斯在未来将会以不低于现在的品质坐稳“酒王”宝座。(文/Jasmine)

声明:本文版权属于“红酒世界网”,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关注微信号“wine-world”,随时随地了解最新红酒资讯。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获取授权请联系红酒世界网   
电话:+86 755 2690 1406   邮箱:wine@wine-world.com
红酒世界网微信
扫一扫
分享本文到微信
本文标签: 柏图斯      酒王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
跨境